記者登入
T.人物臉譜 : 幸運同志 樂觀愛滋
發表者 497335013 開 2010-10-19 18:09:00 (4085 人氣)

【記者廖珮伶/中正大學報導】

  黃義筌,綽號阿宅,頂著一顆平頭、戴著粗框眼鏡、臉上充滿隨和的笑容,如此陽光的大男孩,竟然無視傳統社會對同志團體的偏見,敢於從小公開承認自己身為同志的身分。去年發現自己患有HIV<註一>時,擁有雙重弱勢身分的他大方坦言:「我不在乎。」未來更打算考研究所,追求性別平等的社會。

阿宅樂觀面對他的人生,知道未來的方向。

圖片來源/黃義筌提供

  大二時阿宅因為心靈空虛、愛玩,常用網路邀約一夜情,因此對他來說,感染HIV是預料中的事,但是當匿名篩檢<註二>結果出來後,發現自己還是中獎時,大受衝擊的他難過了一整天,甚至一夜難眠。不過隔天他的念頭突然一轉,心想:「這只是個病,沒什麼好難過的。」醫生也對他說:「只要生活作息正常,不要讓HIV量上升,就能降低成為AIDS的機率」。」從此他不再難過,也不像有些患者懷有輕生的念頭,反而以樂觀的心態看待,勇於在部落格及BBS中,公開自己身為HIV患者的消息,也在一場由輔導中心主辦的講座中分享自己的經歷,「自己要對自己的病負責,想為同志平權而活,所以我會努力活下去。」阿宅表示。

  阿宅自從在國小五、六年級時選擇出櫃,大方向全班承認自己喜歡男生後,一直到大學以來,不僅沒有同學歧視或排擠他,反而還能在班上處之泰然,成為男女同學的戀愛軍師,高中時大家都叫他「小妞」,還因為跟六個男生關係很要好,被同學說一次擁有六個男人,彷彿後宮佳麗三千,「有人欺負你,你告訴我,我去揍他。」可見朋友相當挺阿宅。

  公開出櫃的阿宅,曾在高二時與異男忘<註三>阿鈞擁有過最刻骨銘心的愛戀,阿宅對阿鈞告白,對方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,兩人維持很久的親密關係,做許多疑似情侶間會做的事,如拉衣角、坐大腿、親嘴,同學們都會故意擁抱阿鈞,喜歡看阿宅吃醋的樣子,直到有天他們吵架了,阿宅每天晚上以淚洗面,上大學後,再度遇到喜歡的人才擺脫陰影。

  阿宅自小父母離異,在大學時交到一位不錯的男朋友,想介紹給爸爸認識,不料卻以吵架的方式收尾,當時阿宅將一本書《伯母好!我是你兒子的男朋友!》給他爸爸,希望他能夠明瞭,但是他爸爸患食道癌過世前,只對他說兩句話:「抱歉我不能給你完整的家庭,希望你將來能夠擁有一個完整的家。」爸爸到後來還是不了解他,這讓阿宅很難過。介紹給媽媽認識時,一開始媽媽很自責,以為是自己沒有給阿宅完整的家庭,但阿宅對媽媽表明:「這不是你的錯,是我選擇的,我很快樂。」媽媽從此接受並支持阿宅,持續關心他的生活與交友狀況。

  在感染HIV前,阿宅覺得它只是個病,在感染HIV後,阿宅驚覺自己的視野是如此渺小,不僅從未深入了解過HIV患者,更發現他們在同志團體中也存在著污名化與歧視,例如同志們會說:「都是因為HIV患者本身不檢點,才會害他們被社會誤會。」或「都是HIV患者帶壞同志的風氣。」當阿宅擁有另一個弱勢身分時,也看見了其他弱勢族群的存在,他呼籲大眾能夠正視並友善對待HIV患者,不要再有污名化或歧視的行為。

  阿宅現在正為將來考性別研究所而努力,未來想要從事同志運動,替同志爭取伴侶法、領養法、代理孕母等權利,也想要從事HIV運動,希望政府和大眾能夠正視HIV,不再針對同志做宣導動作,而是對「每個人」做宣導。「我會過得很快樂,我知道我想做什麼。」阿宅對擔心他的人說。


<註一>HIV為愛滋病毒,若體內免疫能力因為HIV而下降,進而發病,這病就是AIDS(愛滋病)。
<註二>政府為了確保隱私,讓受檢者更有意願去做篩檢,而受檢者不需提供任何資料與證件,讓受檢者可以在目前免費提供匿名篩檢的醫院或機構中,接受檢測與諮詢服務。受檢者抽血後,約等待一個星期的時間,即可撥打電話,以編號或密碼詢問篩檢結果。
<註三>同志對喜歡異性的男性的稱呼。

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

建議使用IE6以上瀏覽器瀏覽此網站。
 Powered by XOOPS
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版權所有 © 2010 Department of Communication CCU All Rights Reserved.
designed by jbluebox99(99級小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