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者登入
T.人物臉譜 : 刻出社會的臉 吃苦當吃補
發表者 494335031 開 2007-12-25 02:16:00 (1269 人氣)

【記者蔡奇儐/嘉義報導】

  「朋友說我的人生是黑白的,到底是生活黑白,還是我的人是黑白呢?」黃明鍾笑著說出這麼一句玄之又玄的話,因為小兒麻痺加上小時候家境貧窮的關係,所以黃明鍾小時候過得並不順利。

黃明鍾認真雕刻每一個作品。

記者蔡奇儐/攝影

  記得小時候,朋友罵他跛腳,一氣之下拿起石頭丟傷了他的朋友,雖然是黃明鍾的不對,但是家人認為,前世的他做錯事情,所以這輩子才會得到小兒麻痺症,回去之後不論是哥哥、媽媽、爸爸都因為這件事情痛打黃明鐘,沒有人關心為什麼他會做出這個舉動,由於家人迷信的宗教信念,導致黃明鍾小時後常有種不被疼愛的感覺。

  除此之外,黃明鍾的家人觀念十分保守,認為讀書是一件沒有用的事情,所以黃明鍾從小就開始出外打拼。剛開始,只是為了混口飯吃,所以進入了雕刻領域。還記得當學徒的年代,因為不受重視的感覺,讓黃明鍾在當時覺得非常自卑,不過,個性堅強的他,卻不輕易低頭,咬著牙度過所有的不順心,這樣堅強的性格,深深扎根在黃明鍾的內心深處,他知道一旦自我放棄,就是淪落的開始,所以不管什麼事情發生,他都堅忍的度過。

黃明鍾的作品,不僅是雕刻,更著重作品本身的意涵。

記者蔡奇儐/攝影

  平穩的說出「我其實是幸福的」,感謝老天給他一個逆境,讓他可以從逆境當中逆游而上。肢障者在這大環境裡面是弱勢的一群,縱使如此,黃明鍾卻從未放棄過自己的夢想;從一個月兩千多元的學徒,慢慢的增加為一個月六千元、一個月一萬元等等,其實黃明鍾重視的不是金錢的多少,而是當下可以學到他所想要的技術。而多年前的一次手骨受傷事件,讓他對雕刻有了新的領悟,也因此跳脫出傳統雕刻藝術的窠臼,思考作品本身的意涵。黃明鍾開始透過作品表達自己的想法,用作品表達他所關心的議題,讓藝術與社會融合;例如此次雕刻作品(左圖)表達現代社會人們的孤獨與寂寞,透過木雕的呈現,希望可以帶給社會一條反思的道路。

  黃明鍾擁有一雙明亮的眼睛,聽著他笑笑的談過去的事情,絲毫察覺不出小兒麻痺症,在他身上有什麼負面的影響。黃明鍾的生活態度就是把握當下,他強調把握當下並不是享受玩樂,而是從當下裡面去學習、去探索,對於傳統觀念中的前世、未來這些說法,他採取另一種角度觀看,他認為這一生,就是他的前世與未來;早期的他就是前世,現在就是當下,未來則是屬於前世與當下的黃明鍾共同創造。由此可見,黃明鍾對於之前所受的不平等、不順遂,都甘之如飴的接受,未來在雕刻的路上,黃明鍾將會把之前的境遇化作創作的泉源,並且認真的過每一天,把握當下。

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

建議使用IE6以上瀏覽器瀏覽此網站。
 Powered by XOOPS
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版權所有 © 2010 Department of Communication CCU All Rights Reserved.
designed by jbluebox99(99級小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