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者登入
A.政治大事 : 找回眷村文化 看見台灣歷史縮影
發表者 訪客 開 2005-03-27 00:00:00 (3457 人氣)

【記者林妤珊/高雄報導】

  眷村文化可說是台灣歷史的縮影,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,眷村逐漸遭到拆除改建的命運。面對這種眷村文化漸漸被人遺忘的窘境,正修科技大學建築系副教授顧超光卻堅持將眷村文化傳承下去。為了收集眷村文物,即使他人視為垃圾的東西,在他看來卻別具意義。

顧超光教授為第一屆高雄縣眷村文化發展協會理事長,為保存眷村文化不遺餘力。

記者林妤珊/攝影

  顧超光從小住在彰化,六歲時才搬到位於鳳山市的黃埔新村。民國八十九年位於岡山的勵志新村要拆建,因為有感於眷村在拆除後,許多有意義的人事物將會消失,加上一種對眷村的特殊感情,顧超光便開始記載眷村口述歷史並收集眷村文物。「眷村即使連一條小小的巷弄都很有人情味,不像高樓大廈給人一種冷默疏離感。」他說。

  為了收集眷村文物,顧超光會主動去和眷村居民接洽,或是以即將改建的眷村為目標,趁著居民搬家時去發掘被人遺忘的重要文物。協和新村的王媽媽透露,為了找尋各種文物,顧超光甚至會在垃圾埇裡尋寶。顧超光表示:「我蒐集的觀念是不勉強,人家不要的東西我才收,願意捐的我再拿,從事文化工作一定要有耐心和包容心,如果被拒絕了我也不會因此感到沮喪。」因為顧超光的堅持,至今他所蒐集的文物已超過四百件。
顧超光蒐集的眷村文物包羅萬象,目前收藏於正修科技大學內。

記者林妤珊/攝影


  顧超光相信,每一張老照片都紀錄了眷村各個時代的變遷,也像一種場景,能喚醒人們對於照片中時空背景的種種回憶,而這種回憶的過程就正好發生在他父親身上。他說:「幾年前正修的退休教官李琤帶了張眷村老照片給我,當我將照片帶回家給我父親看了以後,他竟然認出拿著國旗的軍校生是他黃埔第二十八期的同學。」顧超光笑著補充說:「巧合的是,那張照片也是我從垃圾桶裡撿來的。」

  顧超光所蒐集的文物包羅萬象,除了代表不同時代背景的各種老照片外,各式軍用品和各種眷村生活用品,像是用炮彈箱改製成的米桶,放置許多珍貴藥品的紅十字會皮箱,以及當年渡海來台時不少人用來放全家家當的舊式皮箱,他都細心保存,甚至連眷村的防火磚和舊式尿壺也在他的蒐集之列。對顧超光而言,每一樣眷村文物都有其特殊意義,每件文物都述說著昔日竹籬笆內各種感人的故事,因此非常值得保留並傳承給下一代。

  談到眷村文物背後的故事,李琤表示:「有一種桌子叫『八仙桌』,可開可折,除了吃飯外還可用來打麻將,因為一桌可坐八個人,所以除了八仙桌外,當時也有一首歌歌詞是『一家八口一張床』,都反應了眷村每戶人家人口多的現象。」除了文物外,眷村的建築也充滿了歷史意義,「很多重要建築會蓋成十字形,因為盟軍間有國際協約,規定不能轟炸代表紅十字會的十字形建築,所以日本人都會刻意將設備最好的建築蓋成十字形。」顧超光說。
眷村裡家家戶戶使用的「八仙桌」,反應當時眷村人口眾多。

記者林妤珊/攝影


  顧超光為傳承眷村文化奔波多年,在他實地到眷村鼓吹文化保存的觀念時,因為很少人願意挺身而出,加上眷村人口外流的問題存在已久,縱使有居民願意予以協助,卻往往心有餘而力不足。為了凝聚保存眷村文化的共識,顧超光開始四處奔走。在他的努力下,高雄縣眷村文化發展協會終於在去年正式成立,由他擔任第一屆理事長,而他策劃的眷村數位博物館也完成網站架設的工作正式上線<註一>,希望能達成促進南北眷村線上交流的目的。

  因為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神於保存眷村文物,對於家人曾質疑這類文化工作的實質利益,顧超光坦承:「可以說是毫無利益可言,回收也很少,也影響到了我平時的研究工作。」只是感嘆歸感嘆,他還是積極在為成立眷村文化館而努力著,目前已著手進行紀錄片的拍攝工作,也努力推動眷村老人的照護工作。除此之外,他平時在學校也開設相關課程,將建築的修護技術和保存觀念傳授給學生,「未來的文化保存之責在年輕人身上。」他有感而發的說。

  <註一>眷村數位博物館

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

建議使用IE6以上瀏覽器瀏覽此網站。
 Powered by XOOPS
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版權所有 © 2010 Department of Communication CCU All Rights Reserved.
designed by jbluebox99(99級小白)